广东体育台直播表

原创95后新角度看《山城棒棒军》:它的片尾曲,是一首感人至深的神曲

图源:@奉节旅游

接下来的几句虽然平实但力重千钧,是对棒棒这一群体抱着”怜悯“的人绝写不出来的歌词:

严格说起来,《山城棒棒军之歌》并不能算是“三峡民歌”,但由于其唱法与三峡民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还是将其编进这篇文章里吧!

这句歌词很妙,有梦境的光亮、有不可触手的残酷,也有二者无间交融中的淡淡苦涩,这里有一层隐喻意。

棒棒的日子在棒棒上梭”

既有苦也有乐,既有笑也有泪。有绚丽的生命力,也有拮据生活的困窘。

这句话暗示了来自外界的轻蔑与不经意的侮辱,但是面对这种不善,棒棒要如何生存呢——他们只是”由他说“,并不作什么辩解,他们靠忍耐来确立自己的尊严。

李琼是湖北武汉人(多么巧合!)三位歌唱家中唯一的女性,但其演绎的《船工号子》却是最富于感染力的。

原标题:95后新角度看《山城棒棒军》:它的片尾曲,是一首感人至深的神曲

(另外:假如疫情得到了控制,我一定要第一时间飞去游三峡!)

1.《船工号子》演唱者:李琼 2.《山城棒棒军之歌》作词者:王光池 3.《三峡情》演唱者:春雷

下面是我的聆乐感受,来看看年轻一代的人是如何感受传统的”三峡民歌“的吧!

开头,弦乐铺出急促而紧张的嗡嗡声,听众仿佛与疾风一道穿越“亭午夜分、不见天日”的险峡,正要去见证江面上力与美的奇迹。

图源:@奉节旅游

首先是粗高的声音,模拟着艄公们船行川江的呼喊,随即歌声转高转细,飘渺迷离,哀伤神秘,营造了“风急天高猿啸哀”的意境。

《三峡情》的原唱是吴国松,但是在网上只能找郁钧剑、熊卿才与春雷的版本,三个版本都有极大的缺陷。

“闯漩涡哟,迎激流嗬,水飞千里,似箭啰诶!

我是九五后,听着西方的摇滚与嘻哈长大,从来只当民歌是僵硬的”晚会歌曲“,可这次在家听了几首歌,可说是完全被迷住了。

山城棒棒军截图

结尾与开头相似,是连呼的四句“棒棒,棒棒,棒棒,棒棒”,但这一次的感情却更加充沛,带着赞美的激情、也有迷惘与哀戚。

第一句歌词是神来之笔,在一片开阔的乐声中,“高高”的朝天门拔地而起。

郁钧剑、熊卿的版本输在没有真情,无法演绎《三峡情》一曲所描绘的赤子的思乡情,春雷的版本虽然情感饱满,但由于其出生在青藏高原,歌声里是高原草场的辽阔,并非三峡的郁律水汽。

这里提到的《船工号子》是电影《漩涡里的歌》中的插曲,原唱为李双江,但在我看来,李的演绎实在差强人意。

朝天门在片头曲里也出现过,但是在那里,它只是地面上轻微的起伏。但在这里,它简直如同《圣经》中通天的巴别塔一样,伸入遥远的云中。

下一句中的“长长的十八梯”,暗示着无穷的劳顿,但后面却无比天真甜美写:”留下棒棒的歌“,令人动容。

在现实中,地处江畔的朝天门大码头并不能用”高高的”一词来形容,但是作词者却以修辞技术将朝天门无限修高。

在年轻人中间,《三峡情》算是认知度比较高的一首——因为这首歌被纳入了艺术类考生高考的考纲中。

图源:@奉节旅游

紧随其后的是密集的鼓点与圆亮的号声,它们向我们昭示着那勇穿恶浪、奋力拉篷扯帆的艄公们的存在——忽然,器乐的演奏休止,歌唱家的嘹亮的高音清晰地响了起来:呀吼~~

但如今武汉与重庆都处在肺炎疫情的猛烈攻击之下,出行计划只能化为泡影。

虽然平时总听流行摇滚,但是这首结构精密、感情澎湃真挚的《船工号子》是扎扎实实地迷住了我。

最近不能出门,每天在家实在憋闷。12月时曾与武汉的朋友约好见面,当时还曾彼此分享各自的“江城魅力”,对方说武汉的江面平阔,我则夸耀山城俯瞰江面时炫目的层次感。

或者说,你还有什么想要分享、纠正的地方?

“哈由他说,苦由他说

《船工号子》在互联网上有三个易寻的版本,一是李双江,二是廖昌永,三是李琼。

后歌中故事进展,船夫们结束了与漩涡浪涛的搏斗,航于平静的河滩上,秀丽的峡谷似卷轴展开:

请在留言中告诉我们!

李双江的版本素净羸弱,廖昌永的版本字正腔圆,后者的声音虽较前者浑厚有力,但二者都没能表现出粗犷生命在险恶的江滩上奋力搏击的魅力。

迎官接圣的大码头灰色的影子就像命运的阴影一般倒在劳动者的身上,而棒棒的梦就“挂“在城门顶端。

接下来的四句写了“棒棒”与“棒棒”的相依为命:

李的声音不似女性,是天真的少年,唱《船工号子》更有调皮生动、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风发意气。

接着,在“嗨、嗨、嗨、嗨”的垫声之中,李琼以脆亮如玻璃的声音唱了起来:

乘风破浪嘛!奔大海呀嘛!齐心协力嘛!把船扳咯!”

图源:@奉节旅游

“涛声不断歌声不断,回声荡漾白云间”

《山城棒棒军之歌》,那部重庆市1997年出品的电视剧的片尾曲,川渝地区的居民都会唱两句,但却很少有人意识到其精妙。

这些歌传唱度很高,你也一定听过。

我呆在家里听三峡民歌,想象我沿江而下,目送白帝城,让张飞庙为我吹三十里顺风。

歌曲在船号般高亢的“棒棒,棒棒,棒棒,棒棒”的呼喊中开始了,背景里混入了担重货时所念叨的“嗨左嗨左”,这个处理与《船工号子》极其相似。

船工号子是民歌的一种,诞生于航运行船的劳动之中——为了协调强度不一又需紧密配合的各船务,劳动人民创造并将船号传唱下来。

给人极强烈的错位感,但是三者之中择一推荐的话,我还是会选择他的版本。

“累了抱着棒棒睡,饿了捧起大碗喝”

怎么样呢?看了这份解读,你是否也在民歌世界里发现了新的世界呢?

与以演唱者魅力脱颖而出的《船工号子》不同,《山城棒棒军之歌》一曲是以敏锐的歌词撼动人的。

在演绎这一句时,脆亮的声音让位于扁平刻意的甜美女性嗓音,歌手似乎化身成为秀丽江岸风光中的年轻女子。

——也许因为她是女性歌唱家,在演唱浑厚澎湃的民歌时会有珍贵的“力竭感“,正好与长江船工们行船时不遗余力相呼应。

 


Powered by 360体育直播吧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

搜索引擎导航: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